在亲友眼中,阿芳是大龄剩女。为了早点找到另一半,今年3月,阿芳在交友网站注册了一个ID。很快,一名自称薛某的男子主动联系了阿芳。薛某自称是离异人士,今年50岁。两人在网上聊了大约半个月。今年4月的一天,薛某主动提出跟阿芳见面,请阿芳吃夜宵。 “第一次见面时感觉他比较成熟稳重,就试着交往了。”阿芳说,交往了几天,她觉得对方不错,两人开始同居。“同居后,才发现他在网上赌球。”今年5月,薛某称资金周转不过来,向阿芳借了1万元。薛某承诺,等他把当时住的房子卖了再还钱给阿芳。今年5月,薛某又说要把房子卖掉,让阿芳帮他找房子租住,租金暂由阿芳支付。 “6月,他说把房子卖了,还了1万元给我。”阿芳说,两人随后在北湖菜市附近租了一套楼中楼。租金花了1万元,是阿芳付的。住进去不到一个星期,薛某提出要和阿芳结婚,但要算一算“八字”。

很快,薛某告诉阿芳,他们“八字不合,彼此相克,晚上8点前必须离开租住的地方,只能白天见面”。 “当时我也有点纳闷,但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,我居然傻傻地相信他了。”阿芳说,从那以后,她白天偶尔去租住的房子。后来,她发现屋内有其他女人的衣服和鞋子。每次她追问是谁的衣物,薛某都发火。12月14日,阿芳联系不上薛某,便去薛某住的地方找寻。阿芳发现,薛某不在,但他的一些证件尚在屋子里。

很快,阿芳迎来了跟她一样遭遇的女人。2号女子 阿珍 34岁 南宁人 未婚 个体户 被骗3万元  他说,“把钱交给我赌球保证赚大钱”  她信了 ,12月14日,阿珍发现男朋友失联了,就找到了他的住所。开门的,是阿芳。看到开门的是一名女子,阿珍愣了一下,很快,她就意识到,大家都被薛某骗财骗色了。 阿珍说,她的交际圈很窄,身边没有太多优秀的男士。半年多前,她失恋了,就想着快点找到另一半。今年5月,她在交友网站注册了一个ID。很快,薛某主动加她聊天。阿珍查看薛某的交友资料发现,薛某今年50岁,离异。两人一聊就是3个月。今年8月,薛某提出请阿珍吃饭见面。 “当时,薛某还带了一男一女出来,介绍他们跟我认识。” 阿珍说,当晚他们4个人喝了不少酒。后来,阿珍被薛某带回他的住处,并发生了性关系。之后,阿珍和薛某就以男女朋友交往。交往后阿珍才得知,薛某不仅在网上赌球,还玩六合彩。 今年9月, 阿珍无意间跟薛某提及今年做生意亏损,薛某便提出让阿珍把钱交给他赌球,很快就会赚回来的。阿珍将信将疑,把1万元给了薛某。一个月后,薛某返还了阿珍1万元。这下, 阿珍开始相信薛某了,她把3万元钱交给了薛某。11月, 阿珍催薛某还钱,对方以各种理由推脱。 “平时,我一个月最多到他住的地方两三次。12月14日,我发现联系不上他,以为他出事了,就到他的住处寻找。谁料,看到了别的女人。” 阿珍说,平时她在薛某的住处也看到其他女人的衣物,她曾怀疑薛某脚踏两条船,没想到,他竟然脚踏多条船。

3号女子 阿丽 35岁 来宾人 离异 房地产销售 被骗3.5万元   他说,“交押金后就可以到公司工作” 她信了 ,今年3月,阿丽在交友网站和薛某认识,薛某主动与阿丽聊天,并发了相片给阿丽看。薛某说,他离婚了,在南宁有3套房子,正在开一家小额贷款公司。当时,阿丽在桂林工作,薛某一直动员阿丽到南宁工作,在网上经常关心问候阿丽。网聊几个月后,两人逐渐熟悉。今年9月,阿丽到南宁办事,薛某主动约阿丽到其位于北湖路的住处吃饭。第一次见面,两人就发生了性关系。“平时,我一个月到他的住处两三次,所以一直没有发现问题。”阿丽说。随后,薛某以开公司为名,叫阿丽辞职到他的公司上班做财务工作。今年10月,阿丽辞职来到南宁,准备到薛某的公司上班。薛某以做财务工作要交押金为由,向阿丽要了2万元。“后来,他还以各种理由跟我要了1.5万元。”阿丽说,这些钱多数都是她借来的,家里人并不知情。12月14日,阿丽发现联系不上薛某,便到薛某的住所找人。不料遇到了同样被骗的阿芳。她们为何那么傻?被薛某骗的,不只3个女人。据阿丽等人介绍,12月16日,有一名女子找到薛某的住处,自称被薛某骗了。该名女子称,她跟薛某交往了1个星期,被骗了3000元。

采访时,记者在薛某的住处看到,阳台上还晾晒着女人的衣物。但是阿芳、阿丽和阿珍都否认那些衣物是她们的。这几名女子为何甘心给薛某钱花呢?她们说,薛某成熟稳重,很会哄人,对女人很体贴,平时会做饭给女人吃,有时还削水果递给她们,还会说一些甜言蜜语,让她们听了非常开心。交往时,她们就没有多长一个心眼。提醒广大群众,网络交友要谨慎,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的话,更不能产生经济往来,以免上当受骗。

174 0
 

评论(0)